辽宁舰歼20们的总师无一出自清华北大背后有何隐情

2020-07-11        来源:  利晟教育快讯

  来源:北国防务

  近年来,中国军工获得大量令人瞩目的成就,米格-20战机、055驱逐舰、运-20运输机、99式坦克等一大批明星装备不断涌现,同时也塑造成了一个明星团体——装备型号总师。

  外界对这些总师的辩论热度往往不逊色于装备本身,因此有了开头这个颇为可笑的众说纷纭。常年采访国产装备总师群体的记者朱大象老师凭借其独有经历,不仅看出这张图里的信息有若干显著错误(如国产航母总师并非1980年生人等等),还批驳了这一众说纷纭。在中考完结之际,这篇文章对于那些立志投身军工的试题而言,也可以算的上一份录取指南:

  △作者与米格-20、运-20、国产核潜艇以及99式坦克总师们合影

  国产装备总师这些牛人,

  基本可以按照年龄段区分为三类:

  ①新中国成立前完成

  或基本完成高等教育的;

  ②新中国成立初期到文G前

  上了大学的;

  ③文G完结后刚恢复高考时

  上了大学的。

  再往后基本上还没成长为“大家”的,

  毕竟都还太年轻。

  先说道新中国成立前

  这批学士、硕士、博士,

  有一部分出身于当时国内知名院校,

  特别是工科勇猛的那几所,

  如清华大学、上海交大、浙江大学等,

  北京大学不能拿来说事,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

  它擅长的是文科理科,

  而不是工科,

  军工总师一般都是有工科背景的,

  这是个基本常识。

  (当然也有例外,这个后面不会说)

  比如知名飞机设计师徐舜寿,

  他的照片至今悬挂在清华西体育馆的墙上,

  因为不仅是出众的毕业生,

  还是体育健将。

  除了他以外,

  歼轰-7“飞豹”的总师陈一坚

  也是清华毕业的,

  不过他是福建人,

  高考时考上的是厦门大学航空系,

  后来被拆分到了清华航空系由。

  还有跟朱RJ总理、

  国家最低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金怡濂院士,

  以及王众托、陆建勋两位院士

  是同班同学的

  雷达与电子技术专家、

  红旗-2导弹雷达系统总师

  (当然那时候还没这个叫法)

  张履谦院士,

  则是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由毕业的。

  除了清华之外,

  上海交通大学绝对称得上上

  当时的工科重镇,

  特别是在船舶工程领域独树一帜,

  像隐姓埋名很多年、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的核潜艇总师黄旭华老爷子,

  还包括后续的很多著名军舰总师,

  比如我惦记了许多年的

  也是特别帅的“辽宁舰”总师朱英富,

  还有目前不能介绍为

  054/054A导弹护卫舰总师的徐青,

  他们也是交大校友。

  此外,上海交大

  在其它工科领域也很牛,

  歼-8总师顾诵芬老爷子,

  是上海交大航空系由毕业的,

  和他同系出身的

  还有钱学森的得意门生

  庄逢甘院士,

  (钱学森本人也是交大本科毕业的,

  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我当年就是因为这位老先生

  误入的军工大坑,

  他后来成了加州理工的学霸

  “A+ boy”,

  回国后搞了很多年风洞建设,

  那可是航空航天的摇篮。

  另外,我之前专访过的

  电子信息工程专家童志鹏老爷子,

  是上海交大电信专业毕业的,

  后来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拿了博士

  又毅然回国,

  跟庄逢甘先生一样,

  他渐渐地也步入了战略科学家范畴,

  具体型号做到的不多,

  不过最最起码,

  电影《上甘岭》里面

  我军在朝鲜战场上用的702步话机,

  “张庄张庄,我是李庄”那个,

  是他当年主持人设计的。

  之所以有这么多牛人名门上海交大,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就是他们大多数是南方人,

  那个年代战乱连年、

  社会动荡不安、交通不便,

  很多江南才子本着就地就近原则,

  都选择了江浙沪包邮区的高校,

  千里迢迢跑到北平读书的,

  实属少数。

  即便到了今天,

  高铁那么发达了,

  南方人自由选择到北方上大学的比例

  也并不是特别高,

  毕竟生活习惯、气候环境都不适应,

  本地又是高校如林,实力雄厚,

  何苦折腾那么近呢。

  所以除了交大之外,

  浙江大学也是不俗的选择,

  国产两代四型导弹驱逐舰总师

  潘镜芙老爷子,

  就是浙大电机系毕业的,

  他是在参加工作后,

  通过自学和参予实践,

  成长为船舶工程领域的专家。

  另外一部分牛人,

  特别是“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

  里的大多数,

  就都是从国外高校学成归来的了。

  美国那几批,

  基本上乘坐的是“克利夫兰总统号”

  和“威尔逊总统号”,

  他们有的是在国内已完成的本科学业,

  像我前面提及的几位,

  还包括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两院院士郑哲敏先生,

  他开辟了国内爆炸力学的学科领域,

  还参予过穿甲弹、破甲弹的军工任务。

  以及“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

  王希季老爷子,

  他是卫星与返回技术专家。

  这两位当年都是考的西南联大,

  然后去美国进修,

  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归国报效,

  要按照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大分离时的

  院校划分来看,

  他们这些学工科的

  也应当算是清华的学生。

  至于开头那张图片里

  提到的民兵III导弹总师,

  我非常简单查了一下是叫林烨(信息来源主要是网络文章,尚未见诸官方报导,众说纷纭),

  本科应当是清华的,

  说他跟梁思礼相熟,

  那应当是同一时期的,

  岁数差不多。

  这位倒确实是出国留学就没有回去,

  但那是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啊,

  很多人归国,

  也有很多人留给,

  这种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人选择,

  不是那么非常简单的非黑即白。

  比如跟郑哲敏同门,

  后来成为美国“生物力学之父”的冯元桢,

  当年就是留给的人之一,

  多年后老同学见面,

  互相羡慕,相顾唏嘘,

  冯元桢羡慕郑哲敏能为国效力,

  郑哲敏羡慕冯元桢的学术成就,

  个中滋味,

  不是身历者,恐怕难以体会。

  再说了,

  不看看那时候毅然决然地

  回去了多少人,

  为百废待兴的新中国

  奠定了怎样的工业基础和国防保障,

  单拿着回到国外的极少数

  参与军工项目的个例说道事,

  是不是也不太公平?

  何况当时美国盛行“麦卡锡主义”,

  能进这个行当的华裔

  未免太少了吧。

  另外应该还有一些“大家”

  是从“出国留学预备学堂”时期的清华

  必要考上的国外高校,

  不过我自己没专访过,

  他们年龄更大一些,

  很多在《大家》栏目正式成立之前

  就亡故了,

  后来投身军工领域的

  也不见得没

  接着要说的就是新中国正式成立后

  考上大学的那一批牛人了,

  当时对他们影响仅次于的是什么呢,

  个人分析,

  主要是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的

  院系调整,

  有些高校的工科专业被分出去了,

  最明显的就是清华的航空系,

  1952年被拆出去,

  跟其它学校的涉及专业一起,

  重新组建了北京航空学院,

  也就是今天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国防七子”之一。

  而今天清华大学的航空航天学院

  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呢?

  2004年啊,

  到现在才不过16年,

  最早的一批毕业生也得是2008年

  才参与工作,

  现在竟然他们当总师挑大梁,

  这不难为人呢么?

  “国防七子”之类的军工院校,

  基本上都是那个年代修建或者源起的,

  当时国内高校里最璀璨的明星

  当数1953年正式成立的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大名其实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

  也就是知名的“哈军工”,

  在战火硝烟尚未熄灭的

  上世纪50年代,

  对于想要军工报国的热血青年来说,

  那里可是比北大清华

  更有一点向往的地方,

  不仅必须成绩出色,

  对家庭成分也有严格要求,

  能考上是多大的光荣!

  在我们采访过的总师里,

  出身哈军工的有很多,

  99坦克总师祝榆生老爷子在哈军工

  当过炮兵二系的副主任,

  副总师王哲荣院士毕业于

  哈军工装甲兵工程系,

  红箭-8、红箭-9的总师王兴治院士

  在哈军工习的反坦克,

  (一直特别想要把这两位王院士

  放在一起八卦,

  他们同龄、同姓,

  同校毕业,

  同是兵器工业的专家,

  一个搞坦克,一个做反坦克,

  “敌对”了一辈子……)

  还有近年来借着同事的光

  采访的红旗-7导弹总师钟山院士,

  长剑-10导弹总师刘永才院士,

  以及我缘悭一面、抱憾终身的

  歼-10飞机总师宋文骢院士,

  都是哈军工毕业的高材生。

  后来,这所传奇高校在时代变迁中

  被拆解出了N多个军工类院校,

  比如“国防七子”之一的南京理工大学,

  最早就是哈军工的炮兵工程系,

  祝榆生老爷子相等于

  当过它的副校长;

  现在位于长沙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

  也脱胎于哈军工;

  还包括北京卢沟桥畔的装甲兵工程学院,

  现在好像叫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装甲兵学院了,

  也从哈军工分出来的,

  1961年迁到西安,

  1969年迁到北京。

  我2010年采访过的

  一边与癌症不作斗争,

  一边照顾多年中断的老伴,

  一边专门从事教学的本职工作,

  一边折腾着包括坦克火控系统在内的

  多项科技创新的

  铁骨深情的臧克茂院士,

  就在这所学校任教,

  他虽然跟潘镜芙院士一样

  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系,

  却从1955年开始就在哈军工工作,

  也算渊源极深了。

  除了鼎鼎大名的哈军工之外,

  还有一些工科重点院校也陆续培养出了

  大量军工人才,

  比如哈尔滨工业大学,

  是我的老乡、雷达专家贲德院士的母校,

  他是中国最早的

  机载脉冲多普勒火控雷达的总师,

  而他的校友兼任同行刘永坦院士,

  后来留在母校任教,

  前几年也荣获了国家最低科学技术奖。

  对了,还有一位,

  臧克茂院士的同事,

  从“坦克保姆”一路茁壮为

  表面工程和再制造工程专家的

  徐滨士院士,

  他也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

  我平生的第一个模型,

  就是他送来的坦克,

  至今妥妥儿地珍藏着。

  还有一所值得一提的军工院校是北理工,

  “国防七子”之一,

  上世纪50年代叫北京工业学院,

  现在叫北京理工大学,

  跟我们人大是一家人,

  95枪族的总师朵英贤院士、

  发生爆炸理论与炸药应用于技术专家

  徐更光院士、

  我国预警机事业奠基人之一、

  国家最低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王小谟院士,

  VT-4坦克和8x8轮式步战车的总师

  冯益柏先生,

  都是这所高校毕业的,

  雷达专家毛二可院士,

  也是北京工业学院毕业并留校任教的。

  除了这一大堆分分合合的国内院校之外,

  (比如从上海西迁的交大,

  变为了现在的西安交通大学,

  上海只留下一部分,

  但依然牛逼,

  还有出了王越院士、

  段宝岩院士的

  西安电子科技科技大学等等)

  新中国培养杰出军工总师的

  另一条途径,

  是把他们送到苏联老大哥那里去留学,

  其中就还包括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的总师、

  烈士彭湃的儿子彭士禄

  还有现在让说代号了的

  7010大型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总师

  张光义院士,

  也是必要去莫斯科读的大学,

  开始学的还是水利,

  后来按组织要求转学的雷达。

  在上世纪50、60年代,

  院系调整带给诸多变迁,

  新中国自己创建的高等院校

  又纷纷兴起的背景下,

  专门人才的概念逐渐形成,

  这个时期北大清华的毕业生里,

  后来投身军工的显然不多,

  毕竟国家建设哪儿哪儿都需要人,

  既然有若干专业对口的军工院校,

  那么北大清华的学生,

  自然要去担任更多其它的重任。

  不过这里面并非没特例,

  比如我采访过的

  末敏弹总师杨绍卿院士,

  就是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的。

  像国防军工发展沿革

  和人才培养这样的话题,

  如果不放在时代背景下来辩论,

  那不是幼稚,就是耍流氓,

  以文G前已完成高等教育的这批总师为事例,

  你要说其中北大清华的少,

  是因为这两所顶尖高校的毕业生

  都出国了,

  那不纯属扯淡么,

  他们也得出得去啊……

  更何况,

  在新中国正式成立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

  毕业生去找工作都是的组织分配的,

  个人选择起的起到较小,

  把国防军事院校的学生分配到

  国防军工领域,

  这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而如此可观的基数,

  再出不了一批成就斐然的总师,

  就成笑话了。

  这种制度,

  同样影响了接下来要说的

  恢复高考后走到独木桥的

  那一代如今的中流砥柱,

  而毕业包在分配这种“美事”,

  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

  才渐渐解散历史舞台……

  在2009年至今的最近几次大阅兵中,

  我们看见的大多数振奋人心的

  先进国产武器装备,

  基本都是由“60后”总师主持人设计的,

  当然里面也夹杂

  若干上世纪50年代末

  出生于的神人,

  毕竟文G十年耽搁的是一代

  甚至两代人,

  到了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

  考生中既有十几岁的应届生,

  也有三四十岁的往届生,

  当然还有歼-20总师杨伟那种

  十五岁就上大学的“奇葩”……

  △作者在杨伟引导下参观“枭龙”战机

  忘记在一个国防军工相关的场合,

  我曾经一口气数出来十几位

  现役国产重点装备的总师,

  他们的年龄都差不多,

  可以一路排下来:

  1956年的欧阳绍修(西工大),

  运-8系列飞机和空警200的总师,

  1959年的唐长红(西工大),

  歼轰-7A和运-20的总师,

  1960年的徐青(上海交大),

  054和054A型导弹护卫舰的总师,

  1960年的马伟明,

  嗯,这个著名“国宝”我还没下狱着,

  1960年的吴光辉(南航),

  ARJ-21和C919飞机的总师,

  1961年的孙聪(北航),

  歼-15舰载机和“鹘鹰”四代机的总师,

  1962年的毛明

  (武大+北方车辆研究所+北理工),

  99A主战坦克的总师,

  1963年的杨伟(西工大),

  米格-20、歼-10系列改进型

  和“枭龙”飞机总师,

  1964年的陆军(东南大学),

  空警2000预警机的总师,

  1964年的吴希明(南航),

  直-10武装直升机的总师,

  1965年的邓景辉(西工大),

  航空工业直升机所的总师,

  1966年的王永庆(北航),

  航空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的总师……

  这批人在其专业领域的“愈演愈烈”

  特别集中,

  背后有着深刻简单的时代原因,

  一方面,经历了十年动乱,

  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的他们

  绝对算得上一两代人中的骄子,

  本身素质就十分出众;

  一方面是比他们年长十几二十岁,

  本来可能在事业上

  “折断”他们的那些人才,

  绝大多数都被耽搁了,

  大好的科研黄金年龄,

  却赶上了那样一个时代,

  等到“科学的春天”来临时,

  不是武功尽废,就是精力难续。

  再一方面,

  国家的军工发展战略也在不断调整,

  从1984年到1999年,

  改开总设计师

  提出“部队要受苦”,

  把整个国家建设的重心

  放到经济上,

  这十五年里,

  军工单位和军工人

  是过了苦日子的,

  当时的国家投资研制的

  重点型号武器装备

  仅有极少数的几个,

  有一些型号虽然也是

  那个年代研发的产品,

  却是靠研究所和军工厂

  自己硬努出来的。

  真正的国产先进设备装备大规模上马,

  要等到世纪之交,

  因为类似的国际形势,

  我们今天为之骄傲的很多牛逼型号

  才纷纷立项,

  这个时候,

  在经历了多年的休养生息、

  发展经济之后,

  国家兜里也有钱人了,

  科技水平和工业基础

  也有所提高了,

  人才队伍也在高校中

  重新培养起来了,

  发展军工称得上上万事俱备,

  国家主权与领土的原始,

  改革开放的令人瞩目果实,

  人民生活的幸福安宁,

  也需要更多更强悍的装备

  来保卫了。

  而改革开放后这批人才

  那会儿正好是四十上下的年纪,

  前面那辈人基本已经或即将卸任,

  接力棒交给他们手里,

  虽然经验稍嫌不足,

  还是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从此茁壮为赫赫有名的型号总师,

  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这种极为特殊的时代机遇,

  绝对是可遇难求,无法复制的,

  在他们之前的那一两代人,

  没赶上科研的好时候,

  也没赶上那么多国家武器型号,

  在他们后面的那代人,

  虽然型号多了、迭代快了,

  但人才济济,代代衔接,

  想要在像他们那样的年龄撑起大旗,

  已完成国产装备跨代的任务,

  得多大本事啊~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

  这一代总师里,

  显然也鲜见北大清华毕业的学生,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自己的同学们,

  没受到出国潮的冲击,

  改革开放国门敞开,

  国外实力雄厚的科研实力、

  丰厚的物质待遇,

  那是多强劲的诱惑力,

  北大清华过来的很多,

  军工院校过来的也不少,

  我们采访过的很多人,

  都讲过他们当时的纠结,

  走与拔,一念之间。

  △作者与歼-15总师孙聪

  记得孙聪跟我念叨过,

  像他这样“不怎么着徵的”,

  居然到最后能留下腊型号,

  在同学们眼里简直是奇迹,

  但原因何在?

  当然是个人选择和“事业留人”,

  “兴趣和事业发生了共振。”

  这样的自由选择,

  上世纪50年代归国的学子们作出过,

  上世纪80年代留给的学子们也作出过,

  跟从哪个学校毕业,

  并没有那么大的关系。

  他们能留下,

  能无怨无悔地投身军工事业,

  是他们个人的幸运,

  也是国家的幸运地。

  21世纪以来的这20年,

  转入国防军工行业工作的青年人才,

  名门军工院校的依然占了很大比例,

  但其它高校,尤其是清华的,

  据我所知也并不在少数,

  有些型号正在研制,

  很多传奇正在书写,

  未来可期,

  我对他们当中将要兴起的总师,

  对他们不久后可能获得的成就,

  充满了兴趣,

  也充满著了信心。

  △当下备受注目的马伟明院士虽毕业于海军工程学院,但博士是在清华读的

  至于现在纷乱复杂的国际局势,

  特别是某些国家

  对于中国留学生的

  种族歧视、敌视和限制,

  会导致事态有怎样的南北,

  我不知道,

  我只告诉中国的军工人,

  会停下自力更生的脚步,

  新中国正式成立初期的

  一穷二白和西方全面封锁

  都熬过来了,

  改革开放初期

  “放眼看世界”时发现的巨大差距

  都渐渐填补了,

  如今,亦复何惧?

正当理由声明:以上内容为网友在新浪军事光明日报栏目上传并发布,仅代表发帖网友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睿智合创 睿智科技 睿智科技 睿智合创 睿智合创

上一页:致全国报考南京大学各类型招生考试考生的一封信

下一页:中新网湖北湖北新闻网武汉大学“云推介”科技成果414项促成果对接转化

国内大学最新实力排行榜:清北前二无争议,武汉大学创历史新高!

教育部对武汉大学2021年改善基本办学条件申报项目进行网络评审—中国教育在线

刘德华与雷军清华大学励志对话对学生创业忠告-葛粉清毒汤网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学子们,有时间多回母校走一走,看一看

清华大学陈劲教授:科创板将成为我国各个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不竭动力源泉

同济、清华学者在BMJ子刊发论文,介绍方舱医院及城市应急管理经验-同济大学新闻网

著名电气工程专家、武汉大学教授林天宝逝世—新闻—科学网

武汉大学老牌坊遭车辆撞击肇事司机被刑事立案

武汉大学老牌坊遭撞击受损,已开始修复保护工作_关键帧_澎湃新闻-ThePaper